非攻非受松鼠君

瞎写东西的。有的时候摸图。
主bg乙女
APH淡圈/偶尔画柴/HTF淡坑刺厨
阴阳师首无萤草/东方铃仙/fgo安徒生
刀乱石切丸/歌仙兼定
欢迎骚扰埋胸【喂

【石切婶】徘徊于夜 2

我流石切婶,抱有执念的人类少女和神剑付丧神之间的故事。

受到了深夜廻的影响。

依旧是连载。不温不火的剧情罢了。

——约定俗成的规则,是视而不见,还是打破常规呢。

对于papa这种秩序系的来说,一定会有些纠结吧。

Part.1


  秋庭红叶再次来到神社的时候,脚步平稳,不像是有鬼怪追的样子。仔仔细细地拿手水舍净了手,少女跨过了鸟居。


  周遭有点暗。秋庭红叶开了手电,向前又走了两步。她另一只手抓着背包带子,小心翼翼地张望着,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神官先生不在这里吗?”她小声地咕哝着,手电向左边的树...

写完了突然想摸个鱼。
……画着画着就确信了我不会画画的事实(喂)
总之瞎摸了个条。
神官模样的付丧神,在夜里捡到了惊恐的小鸟儿。

【石切婶】徘徊于夜 1

我流石切婶,抱有执念的人类少女和神剑付丧神之间的故事。

受到了深夜廻的影响,想写深夜发生的故事。有的时候,“对死者抱有执念”真是太凄惨的事情了啊……

但是想和重要的人见面本身是没有错的。无论如何都是这样。

大概是个连载,不会太长。跳下去吧旁友!【喂

深夜廻真是个虐心的游戏你们快去看【喂


  穿过鸟居后,黑色的影子没有再追上来。少女确认了这一点,双膝一软跪坐在了地上。手里的手电筒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她在细微的虫鸣声中抱住双臂,细微地颤抖起来。


  “狂子。”她抓着手里的护身符,轻声呼唤着谁的名字,“狂子究竟——在哪里呢—...

福袋爽到
c狐没有二宝,心满意足
狗粮我tm刷爆!(喂)

【压切婶】妄言之实

压切婶,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妄言之梦》的里篇?

继那篇“刀子首尾写甜文”之后,群里的hsb婶表示她非常想要刀子。于是就再次放飞自我地,用甜文首尾写了刀子【喂

所以,至少在我看来是刀子。只不过是有微妙可能性的刀子罢了。再次,注意避雷。

企划是禁止超能力这种玩意的,所以大概是企划背景下,但是和企划没有太大关系的东西。

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穿着牧师风格服装的付丧神。丰神俊秀,目中带了敬爱与深情。银光闪过后敌人皆化为尘土,唯他一尘不染,身边如有暴风一般的樱吹雪。...


【典婶】微雨和花

助理大典太光世×大小姐审神者。ooc大概是肯定有的了,这家伙真的有点难写……我流大典太【迫真】题目瞎jb起的

审神者是 @干了这杯氨水 家的,某种意义上就把它当作企划的外围吧?

大概时间线在之前那篇七夕设定之后。见这里

首尾限定的产物,甜食。请放心食用。

没有问题请继续。

BGM:Skylar·Grey-It'sRaining Again

Smile if you can

如果可以就微笑着吧

I’mwith you till the end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That’sall I wanna do

这都是我想要做的 ...

【压切婶】妄言之梦

瞎jb打的东西。企划的小番外。企划@末日企划主页

是里面的hsb和hsb婶。 限定首尾觉得是刀子,我就放飞自我写了糖。

大概一定有ooc的了。

梦见主君死去的长谷部,表露出内心细微迷茫的故事。

强行扭转首尾甜回来的结果。

BGM:miu-clips  絆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所谓的梦境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不管在梦里遇到了什么样的人,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有多少神奇的发展,或是被追杀一般的惊恐。一旦苏醒,这一切便归于虚无,再也不见。


  而总有那么些非常...

【石切婶】共舞(教师节贺文?)

从喜欢的文手那里抱过来的首尾限定。以“停电了”开头,“当然,我的荣幸”结尾,脑补了一下发现真他妈好吃。

正好前两天是教师节呢。来吃点老师们的糖吧?

依旧是石切丸×原创女主(秋庭红叶),现代paro,教师设定。

纯糖无刀小甜饼,请随意食用哦w

BGM:二日酔いの同床異夢

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讲道理这首简直就是cd曲中的初恋,初恋中的初恋啊……

夜晚,就是这种酒一样的魔力吧。


  停电了。


  面前变得漆黑的瞬间,石切丸意识到了这件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事实。灯火通明的学校一下子暗下来,他还愣着神,...

【刀乱末日企划·石切丸线】Part.6 逃离

有点流水账,有点百合(喂)

企划戳 @末日企划主页 

第一个月的份大概完了。因为一直在逃命,没时间谈恋爱。

与剑建立的,比起感情更倾向于是妙不可言的默契。

毕竟谈情说爱什么的,需要安定下来之后才行呀。现在大家都是在活下去。

别人家婶婶出没 @疯子_还债(4/7)  @雪海孤影 

没有问题请继续。

BGM:幻想機械~PhantomFactory


  “……什么啊,你从未想过去获得军队的帮助吗?!”


  还在帮刀刀斋整衣服的红叶抬起头,瞪着一双绿眼睛看向面前的女人。...

……我为什么要大半夜的不睡觉画画
算了自己爽就行(醒醒你还有课)
果然有些东西还是想画出来不然不爽啊(喂)
可是我,明明不会上色也不会画男性来的……
总之大概就这样画了。
嗯?审神者的头上没有妖物的耳朵?
哎呀,妖怪的耳朵怎么会那么轻易地被看到呢。

【刀乱末日企划·石切丸线】Part.5 浴雪之花

企划文,石切丸×女审神者。审神者有名字。

企划戳 @末日企划主页 

文中有联动婶。 @疯子_还债(4/7) 隆重介绍我家亲爱的【喂

长,大概是过渡段。大量自我脑补。

都没有问题请继续。

没有特定BGM。


  前两天的雪还没有完全消散,另一场雪就这样没有征兆地下了下来。


  在临时堵住了门的民居里,秋庭红叶皱着眉头从梦里醒过来。


  头很疼,身上在发冷。眼睛也不太能睁得开——这不正常。她并不应该有那么累才对,正常情况下她很容易就能把自己弄醒。取了一旁...

【刀乱末日企划】番外后续-今天的石切丸是真papa!

石切丸×女审神者,婶婶幼女化注意。

Papa今天带孩子啦!甜美随意的小故事,请食用

前篇见这里,ooc有,性格崩坏有,其他家婶婶有。注意避雷。

没有问题请继续~

BGM:他愛も無い二人の博物誌

 

 

  一群(大多数对带孩子没有任何经验更擅长打架的)大男人,面对一群哇哇大哭的小女孩子。

  ……啊,麻烦感要实体化了。

  看着自己的审神者突然哭起来,对于一些平日里很宠审神者的刀剑男士们来说简直就是暴击。蜻蛉切跑过去准备安慰十三月,脚下的小丫头从指缝里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嗷的一嗓子哭得...

凡人之爱

现代paro,前面部分几乎可以当企划无关来看

企划七夕番外。石切丸×女审神者。

啥?你们觉得我是刀手?你松鼠妈妈发刀发糖甚至逗逼都没关系!哪怕低烧也能给你爆肝出来!【喂

咳咳,总之是“大概符合七夕企划”的,浅淡而甜美的故事。冬夜的妻子等待丈夫回来,这样简短而常见的故事。

即使只是梦境,美梦也可以让人心情变好的哟?

BGM:深き心の伤(这个bgm超适合码字我和你讲!)


  “妈妈,外面下雪了。”


  一大一小两个团子从窗边啪哒啪哒跑回来,从门口探进两个小脑袋,冲着书房里的母亲轻声地叫了起来。红叶...

祈愿

bcy上限定首尾出来的产物。石切丸×女审神者。

依旧是我家那位可爱的半妖婶。

因为首尾限定是这个样子……我尽力了【喂】

是刀子。简单粗暴。写糖补偿一下自己算了。

烧没有完全退,写的晕晕乎乎的,如果觉得很辣眼睛和我说一声我删掉【唉谁没个黑历史啥的

都没有问题请继续(你的废话已经成习惯了吗)

BGM:深き心の伤


  “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带着狐狸面具的女性放下茶杯的时候,嘴角的微笑有些促狭。她非常愉快地看到石切丸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饶有兴味地轻轻敲起了桌子。


  “哦...

【末日企划·石切丸线】Part.4 人间地狱

又长又无聊的一章。依旧是打酱油的爹,写的自己想抽自己。

先放一下吧。卡的很辛苦,自己也不甚满意。

可能会整个重写,时间线也该加快了。

这种东西真的会有企划之外的人看吗……

企划戳 @末日企划主页 

前篇:Part.1   Part.2  Part.3


  “……不能再往城市中间行进了。”


  越往中间走,小队溯行军就出现的愈加频繁。虽然身边的石切丸以开天辟地的气势斩倒了不断来骚扰的蛇形怪物,但体力并不是无穷无尽。地上的尸体也越来越多,再往城市中心去找资源可能不是什么...

微雨【石切丸乙女向】

石切丸乙女向,注意避雷。
我流审神者,审神者非人类。
中元节的小故事。大量私设。
如果没有问题请继续。
(我发现石切婶的粮好像都超甜我是不是画风不太对……)

BGM:天狗の手帖 ~ Mysterious Note - タイトル

石切丸抬起头,廊外正传来细细的敲击声。他那出门访友的审神者在华灯初上之后,终于穿过了凉风和细微的秋雨回到小小的本丸。


  他不紧不慢地提了灯,应着门走过去。吱吱呀呀的门栓被拉开,审神者苍白的脸在黯淡的夜色里显眼地发着光。少女正低着头收伞,听见响动的时候突然地抬起头来,正像是一只幼兽。


  “……...

【东方•雷弁】酒与茶 壹

旧文补档,雷弁。
前篇见这里



红发的付丧神抬了头,看着面前为自己整理衣冠的弁弁的脸。她的眉眼一半浸在浅淡的霞光里,泛着温柔的颜色。古旧的琵琶安稳的俯在她怀里,却只能看到泛着淡淡红光的弦。她手上的锁链发出细碎的响声,一点一点的渗进雷鼓的耳膜。

“好了。”弁弁微笑着把她腰带上的结转到后面。藤色长发的付丧神轻轻地在雷鼓身上拍着也许并不存在的灰尘,低垂着眼睛笑道:“其实就差一点了。堀川小姐是忘记了最后一点怎么系了吗?”

“嗯……”其实是胡乱系的。雷鼓在心里偷偷地嘀咕,去了现世一段时间,纵情鼓声与啤酒,曾经耳濡目染的传统的事情已经忘了好些。若不是这次夏日祭,她大概也不会重新穿上浴衣,拿起团扇,像一个...

【东方•雷弁】酒与茶 零

旧文补档,cp是雷弁。
大概是个久远的坑,缓慢地更下去吧。

堀川雷鼓缓慢地张开眼,看到地上一片清明的月光,和被拖得长长的,看不出是什么的影子。她忍着头疼微微动了动脑袋,隐隐约约地看到门廊上那人纤细的背影,连带着躺在她膝上的她的妹妹。

     “……弁?”雷鼓低声唤她。九十九弁弁像是从未睡着一般迅速而无声地回过头,对着她露出一个模糊不清地微笑。“等等。担心吵醒八桥。”看不清明的脸上,唯有她的眼睛清清楚楚地这么说着。雷鼓动了动脑袋算是回答,闭上眼。

她觉得自己大概是醉后醒来。虽然看样子她也没睡多久——月亮依旧高高的挂在天上放出清辉。头倒是疼的越发剧烈,...

【末日企划·石切丸线】Part.3 Survivor

*空有个长废话连篇的一章,企划 @末日企划主页 

*写的婶部分太多反而没有爹的部分了,本末倒置,下一章我一定改【。

*其实婶心里的波动papa全知道。

*都没有问题请继续……

BGM:icon~泽野弘之

Don't be afraid

莫惴栗
The daybreak has come out

东方既晞
There's no curtain call

一切还未到终场


“大太刀适合日战且不适合狭小的地方战斗……那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们就出发吧。”红叶趁着装置还有电迅速下起了资料。石切丸看着她在空中飞速操作,微微抬起眉毛点了点头。...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点文

😂猝不及防的150fo了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
好吧好吧我输了,说好的,咱来开点文了
前三名,带梗,2000+
限定:
htf,all刺/拖微/工洁
东方,除了不死/结界/逆转组以外的cp
克鲁赛德战记,bg限定
刀剑乱舞,乙女向限定(审神者为“你”)

阴阳师aph好久没写了,fgo不会写,就算了()
😂十分怀疑是否能点满啊我这咸鱼文手

【刀乱末日企划】末日吸猫你们审神者有毛病吗

比起上次那个刀(zuo)纹(si)更像是番外的玩意。前篇戳这里

后续戳这里

纯粹是为了自!己!爽!和主线一毛钱联系都没有!纯粹自!己!爽!不存在逻辑(喂)

刀剑猫化有。大量刀剑出没,大量审神者出没,性格可能会崩。

这里的猫除了特殊说明之外请全部当土猫看待,所有的审神者,一律有名字。

企划戳 @末日企划主页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搞事!(喂)扔刀扔糖扔逗比都不含糊,结尾迅速而且短,晨起画面请自行脑补。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儿腰(不)

如果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


——付丧神们变成猫了。

洛暮慌慌张张地这么大喊着跑过来的时候,审神者们的第...

【刀乱末日企划】春之形(番外)

企划给亲友的贺文。
主要有:
小夜左文字&亲友家的女审(亲情向) @疯子_还债(4/7)
石切丸×原创女审
其它刀和婶可能出来打酱油。
出现的所有审神者全都有名字。具体请戳主页 @末日企划主页
是“发生在很久以后的故事”,因为企划才开了一周所以大多数情况都是自己脑补,所以只能算是个番外。请不要因为企划发展和本文不一样而产生没必要的误解。
(其实就是迫真爽文)(划掉)

BGM: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
あなたが 抱えてる今日は救えやしないか
你所 背负着的今天已经无可挽救了吗
それでもその肩に 优しさを乗せたなら
尽管如此在那双肩膀上 有承载了一丝温柔的话
また爱を 感じられるだろうか
那就能...

无意识瞟了一眼,居然140粉了(害怕)
如果到了150粉就点个文吧w
给fo的小伙伴来个自我介绍
这里是松鼠,是个文手,偶尔会画点什么(不过其实很久没画柴了)

入过但是已经淡了的坑:aph/htf/柴(暂时)/阴阳师。
aph基本无差,博爱。
htf是固定的刺厨,会翻翻tag。
和亲友原创柴的tag是MANGEI但是我不是画手,画风辣眼睛所以见谅()
阴阳师,首无萤草/狗雪/荒座不拆,其它bg随意。不吃连刀。

一直不温不火呆着的坑:东方
厨大兔子。大概就这样,偶尔会产东方的文。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fgo
fgo安徒生厨/肯娘厨,肯娘cp向吃莫肯。天雷杀生院,天雷杀生院,天雷杀生院,安徒生相关只吃安咕哒,...

红叶【石切丸乙女向】

cp为石切丸×女审神者,审神者有自己的名字,但是不会经常提到。
现代paro,两者都是人类,子世代视角。地点是日本,如果有bug请指出。
长,可能会沉闷,有废话和胡乱的絮叨,时间线破碎。
有角色死亡/角色老化/疾病、医院等令人不那么舒适的描写。有大量个人想法。
有部分医学内容,但是深度不大。基本都来自于看过的一些科普和报道。最后会有解释。
如果这些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
在这里,提前感谢能看完的你。

BGM:麓の神社~上海アリス幻樂団
花は幻想のままに~上海アリス幻樂団

二者取其一即可。
请一定要配合bgm食用。

Part.1

我接到母亲病危的电话时,其实是没那么意外的。她的病情早就在复发之后进行了...

码梗(石切婶相关)

虽说大半夜的估计也没什么人看,就自己码两个脑洞好了。
也不知道fo我的都想看什么,只是放在这里,如果有偏好就和我说吧。
都是papa的乙女向。基本都是现代paro,倒不一定是企划内容。完全可以当企划外的东西来看。
我是写不出比较谐的石切papa的,最多黑黑机动一类,主要还是正剧向。
糖刀不定。

1.子世代视角的石切婶,对父母长长久久感情的看法。

“我知道,他们必然会走到一起。无关身份地位,也无关职业。只要在漫长的人生中相识,哪怕只是一面之缘,那个影子就会在心里温暖地、安静地发着光。直到死去,都不会熄灭。”

2.邻居设定,温润的大学助教和意外传统的理科女大学生。带了理科生的自己对“灵力”的想法

【刀乱末日企划】我被别家的婶绿了(?)后续-烛台切光忠线

前篇见这里,末日企划番外
*cp为烛台切光忠×别人家女审
*婶婶有名字。这个婶非常可爱!
*这篇放飞自我地来了个轻松的。以为会卡的很辛苦但是最后居然转的非常顺利啊
*这篇写完了我大概会写两篇企划无关的爹回血,papa你真棒啊我爱你啊!(厨力放出ex
*已修正bug
*没有问题请继续!

“啊,完蛋了。”
看着同伴被各自的刀带走,看着一期一振朝自己走来,半抱着雁翎肩膀的南天低低地吐槽着。
门口那种几乎肉眼可见的黑气随着几个付丧神的离去变得好了不少。南天认命地放开手被一期一振拉起来。
“子霖,那个被单跑了。”雁翎跟着站起来走向了门口,回头对着还呆在地上的几个审神者这么说到。烛台切光忠皱着眉头抱着双臂盯着她,...

【刀乱末日企划】于另一个世界的相遇(伪七夕活动)

很短的片段,清一色的小甜饼。
灵感是企划的活动。
现代paro的刀剑男士×女审神者。女审神者统统是企划里的小伙伴,不过不影响食用。
企划里的大家都非常可爱,所以就写了
ooc请见谅。长短不定。看脑洞。
坑大,慢慢填。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有些角色实在是不熟悉也不知道怎么把握。
lof手机端排版有毒!!!!
如果没有问题请继续。
于是大家,七夕快乐?

大典太光世

“……啊。”
第十四次眼睁睁地看着靠近的猫跑掉,大典太光世发出了颓丧的叹息声。
——根本没办法和动物沟通嘛。
无论是小动物,还是人。在想要好好地过去接触的时候,会被躲开。甚至在某个幼儿园还把一个白头发的小男孩吓哭了,差点被他的哥哥找上门。
即使已经工作...

【刀乱末日企划】我被别家的婶绿了(?)后续-五虎退线

前篇见这里,末日企划番外
*亲情向,五虎退&别人家女审,注意避雷
*一期一振紧急拔刀!……开玩笑的,那位婶希望我在这篇里少写一点17
*但是还是写了。
*卡的很辛苦,文字干巴巴,可能没有条理
*退退是世界的宝物!!!
*如果没有问题请继续

五虎退的场合

压切长谷部抱着千影飞速离开现场后,髭切带着温和……得有点可怕的表情带走了裸露程度最高之一的亓舒,只留下一句“自己的人自己看好”。
女孩子们反应最快的当属顾子矜。她飞快地扣好了领口低下头匆匆地向门口跑去;江雪左文字皱着眉头看她。亏了她平时的冷静,拉着江雪低声地说着什么走开了。
“哥哥?怎么了?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什么感、感觉,好害怕……”
白色卷发的小男...

【刀乱末日企划】我被别家的婶绿了(?)后续-长谷部线

前篇见这里,末日企划番外
*cp为压切长谷部×别人家女审
*虽然是搞事情的后续但是这一篇是少女心担当
*有些看不懂的地方请去看末日企划主线的长谷部线
*我太菜了表现不出他万分之一的苏苏苏苏苏苏
*没有问题请继续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啊,不好。
所有的刀剑男士之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尽全力侍奉主人(主控)的压切长谷部。
千影的刀纹是在手心。但是没有例外地,性格好说话的千影被扯开了两颗扣子。也不知是热了还是害羞,脸红的很,僵在原地盯着门口。身上还压着鹤丸国永家的审神者。
后面已经有谁散发出了怨念的低气压——毕竟有些付丧神和主人已经是情侣关系。这先不提,长谷部很明显地能感受到奇妙的憋屈和担忧。
——...

【刀乱末日企划】我被别家的婶绿了(?)

不明意义的番外

因为刀纹的问题,不知为何想搞事情wwww
然后就写了。
*大量婶婶出没,都是企划里的婶,请自行避雷
*时间线大概在“大家在军方的安全区有了自己的位置并互相有了熟悉感”之后
*对刀和婶之间的关系有自我推测
*放飞自我的产物,ooc有。场面有微妙的百合感但是是乙女,乙女,乙女
*有几位无所属的婶我当她们来玩的,被五十岚小姐和顾小姐拦着没让上面知道
*如果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

后续:长谷部  退退  咪总


初春向来是信不得的。
一个倒春寒,这不讨喜的寒风就生生地把刚脱下厚重冬衣的女孩子们那点少女气息的萌芽给逼了回去。只能大呼小叫地喊着冷,一边把衣...

1 2 3 ————